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德的博客

 
 
 

日志

 
 

聊聊北京话里的儿化音(三)  

2009-05-20 00:4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的很多大院都已经具备了地名的功能。像空军大院、海军大院、总政大院、总参大院等等。说到这里,不妨再专门来谈一谈北京地名里的儿化音。

“大栅栏”是北京很有名的一个去处,作为一个特定的地名,正确读法是“大石烂”。但这个读法字典里查不着,所以不用说是外地人,即使是北京人,在那个人流如潮的街口,面对牌匾上高悬的这三个字时也常常会感到犹疑和困惑。据说在这一地区前几年开始的改造过程中,由于有外资的进入,为了怕外国人犯晕,结果在中方内部连这个项目的名称到底怎么念都成了很大的争议。外国人晕没晕不知道,反正自己人已经先晕了。最不应该的是现在那一地区指路标、公交站牌等公共设施上标注的拼音也不统一,有按几百年约定俗成标的,也有按现代字典正音标的。内部有争论可以(其实已经念了几百年了,有什么可争的呢?),但公共设施上必须一致,否则会越弄越乱的。

“王府井”,“天桥”,同样很著名吧,读的时候也都要儿化,王府井,天桥,这才对味。需要说明的是地名里的儿化音在路标、站牌上都不会写出来,所以有些时候因为读音太意外,就会很迷惑人。地名弄错了不光是闹笑话,还可能南辕北辙产生误会,为此走错路可就要耽误时间了。

北京地名里,“口”一般都儿化,菜市口、珠市口、灯市口、闹市口、新街口、甘家口、磁器口、豁口、交道口、五道口,以及所有大小街道的东口、西口、南口、北口,城区地名里的口基本上都儿化。不过到了郊区却有变化,比如“南口”,在昌平居庸关附近;“汤河口”,已经快出北京了(这里顺便说一句:实际上不单地名,“口”字凡当“进出通过处”及“容器与外部相通处”讲的时候也都儿化,如袖口、领口、瓶口、碗口、杯口及各种缺口)。

 “营”一般都儿化,玉泉营、菜户营、来广营、蓝旗营、火器营、小营、霍营、东铁匠营。“园”一般都儿化,官园、西罗园、郎家园、姚家园、潘家园、牡丹园、苹果园、葡萄园、石榴园。另外所有的公园都叫公园,但同是“公园”,名称里把“公”字去掉后却又往往读成正音,如颐和园、圆明园、大观园,加上所有的游乐园,只有动物园要儿化。

还有,“庄”一般都儿化,车公庄、百万庄、左家庄、八里庄、黄庄、方庄、管庄、太平庄(不至一个);“屯”一般都儿化,三里屯、六里屯、海户屯、大屯;有意思的是“村”却很少儿化,中关村、魏公村、明光村、上园村,都读正音,而且连别的字都受影响,比如“花园”,放在村前面就读正音“花园村”,不放在村前面就要儿化,读“花园桥”(这个桥其实就在花园村)或“花园路”。

“店”除了周口店,一般也都儿化,麦子店、半壁店、羊坊店、十八里店,包括同音的马甸、厂甸。“坟”也要儿化,公主坟、八王坟、六公坟、索家坟(人的坟都儿化,但北太平庄往南的铁狮子坟却可以不儿化)。“楼”多儿化,如光明楼、呼家楼、过街楼、骑河楼等等。“房”也多儿化,东官房、蒋养房、西八间房。“井”,王府井、双井、沙井。“河”,三里河、十里河、西坝河。“桥”,天桥、厂桥、白石桥、太平桥、后门桥、北新桥、虎坊桥、六里桥,大地名里好象只有东大桥、卢沟桥例外。不过作为“新生事物”,所有的立交桥不管是桥名本身还是作为地名使用时都不儿化。

还有些不太常用的字,像南河沿、北河沿、沙滩(也包括南沙滩和北沙滩)、苇子坑、六铺炕、沙窝、北蜂窝。过去的人对于寺庙应该是很敬重的,按说以寺庙名作为地名时都应该读正音,但实际上却不尽然,如黄寺、黑寺、白庙、红庙都儿化。

北京的胡同很有特色,正确念法是:单说“胡同”(“同”字读四声)两个字的时候必须儿化成“胡同”,包括同样作为概念泛指的“小胡同”、“窄胡同”、“死胡同”乃至“胡同文化”、“胡同串子”等等,都要儿化。但只要这两个字前面加上了具体的胡同名称,则不管大小宽窄一律读成“某某胡同”(“同”字轻声不儿化)。而“街”的情况则是只要冠以“大街”或加了“东、西、南、北”,一般读“街”的正音,当然也包括最“大”、最著名的长安街。而“街”前面是别的字时则经常读成“街儿”,如宽街、小街、南长街、北长街、煤市街、南横街、横盘街儿、兴隆街、福长街等等,不过牛街及北京有数的几条“斜街”读正音。

老北京的城门也很著名,“内九外七皇城四”,加上天安门、地安门和后来打通的复兴门、建国门共二十多座,现在都是地名。其中广渠门、东便门、西便门这三门要读成“门”,而其余各门必须读“门”的正音。好象也没什么道理,有人说是可能因为当初那三座城门修得比别的城门小,这恐怕不太可靠。朝阳门在解放以前曾经叫“齐化门”,也是要儿化的,但这座城门可不小,而且很重要,因为是专走粮食的。

“前门(正阳门)”读正音好理解,因为读正音大家都认识,如果读成“前门”则没人知道在哪儿,因为没说是哪个院子的“前门”。当初还有个“后门(地安门)”(现在只剩了“后门桥”),要是念成“走后门”就成不正之风了。但是除了这些城门之外,别的门就差不多都要儿化了,不管是大红门、小红门、西红门、北宫门、角门,还是北大、清华以及任何重要机关的正门、侧门、东西南北门,基本上都用不到正音。当然,专供领导出入中南海的“新华门”要读正音。

说了这么多,正要收尾,突然想起最有意思的是有些字用在人名里通常也被儿化,比如文、顺、燕、珍。姜文、王志文一般都读成“姜文”、“王志文”,我友刘燕从来都被人叫作“刘燕”,玉珍则永远是“玉珍”。还有一个哥们叫“刘利顺”,有一次大会点名被新调来的小秘书叫成了正音,一时间满屋子人包括他自己,谁都没反应过来是在叫谁。

  评论这张
 
阅读(14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