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德的博客

 
 
 

日志

 
 

戒烟其实没那么难  

2009-05-31 15:5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世界无烟日,不过现在这个日子已经不会让我产生任何受约束或因在某件公认的恶事中难脱干系而负疚的感觉,从去年地震后的最后一个全国哀悼日起(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恰好从那天开始戒的),一年零十一天里我没再抽过一口烟。这虽然不能证明今后我也不会再抽,但至少在目前,我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一个戒烟成功的人。

如果一个人只是偶而抽抽,戒不戒的当然也没多大意思,所以有必要先交待一下我抽烟的背景:我的烟龄至少有二十年以上,其中在后十年里,每天至少也要抽到一盒以上、接近两盒的样子。

以我个人的印象,我生长的那个年代因为生活水平低,也许是难得更要分享的关系吧,小孩子接触烟酒的时间反而普遍比较早。比如过年的时候,大人喝白酒都喜欢用筷子蘸了给孩子舔舔滋味,稍大点儿的孩子就有机会端着杯“中国红”或“小香槟”跟大人起着哄干杯。我记忆深刻的第一次喝酒喝吐了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舅舅结婚,我喝了好几杯“佐餐”(曾经很流行的一种低价、高度葡萄酒),结果吐的一塌糊涂。需要说明的是,比这更早肯定就喝吐过不止一次,只是记不清具体都是什么时候了。

烟的情况有所不同,大人们当然不会从小教你抽,事实上那时候几乎所有家庭在管教孩子上都比现在严厉的多,小孩子抽烟属于很严重的错误,差不多等同于耍流氓。但与此同时,大人们在家里喷云吐雾时却又从不避讳孩子,如果按现在所谓“被动吸烟”的标准,那时候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受害者。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公共场合,任何人抽烟都不会在意旁边有没有孩子,甚至在有些情况下让小孩子抽上两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比如大人们聚会,尤其是来了一帮老爸的战友或者老舅的同学之类而不只是自家人的时候,众人在饮宴间(用“饮宴”这个词其实很夸张,那时候甭管什么人来了主要都是在家里吃,不会有什么像样的酒菜,只是气氛比较热烈而已)来了兴致,也许就会现场鼓动坐在边上傻乐的孩子抽上一口。再比如过年放鞭炮,孩子大多用香来点,而大人则更喜欢点上一根烟,随点鞭炮随抽。由于大人常常要在地上摆放炮仗或鼓弄炮焾儿,烟就可能交到孩子手里,为了不让烟头熄灭,孩子必须及时地嘬上一口(很多孩子最早抽烟都是这么抽上的)。说这些不是为了炫耀什么,只是要说明人们生活的年代不同,开始抽烟的背景也不同。

有些数字只能反映大致情况,无法精确。比如烟龄的起始时间,医学上好像也并没有一个标准。一般人在说的时候,如果是想突出自己抽烟早,可能会从平生第一口算起,也可能会从完整的第一根算起,但第一口也好、第一根也罢,肯定还没真正学会(所谓“学会”大体来说就是真正往肺里吸),以此作为烟龄的起点明显有些自我炫耀。而像“真正会抽”、“真正上瘾(离不开)”这样一些更有医学评判意义的标志性变化实际上又无法指出准确的发生时间,往往是一个阶段。所以烟龄其实也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时间段,越往前越模糊,到可以毫不含糊进行确认的阶段一般都已经是聊天想事烟不离口了。把前面所有模模糊糊的阶段都算上肯定多了,而从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坐在马桶上点一根的阶段再开始算又肯定少了。当然,这种事也并不需要太精确,而且同样背景下同样类型的人具有很大的共性,情况大体一致。比如在我童年时代,完全可知的共性大约包括:最早接触到烟是在婴儿阶段,最早自己主动去学抽烟是在小学,学会抽烟并且身上时常带着烟是在初中,高中的初期阶段开始在除学校和家以外的大多数场合公开抽,高中的后期阶段开始在学校和家里公开抽(差不多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在很多情况下,没有烟已经不大对劲了)。根据这一共性,像我这种人到了四十岁,至少抽了二十多年了。

再看另一个数字:每天的吸烟量,这也是很不确定的。拿我来说,从二十多年前直到一年多以前,假如是平淡无奇的一天,没有任何大吃大喝、大喜大悲发生,一个小时抽上一到两根,一天一包左右,应该是个很常规的量,烟瘾不算很大也绝不算小。那几个公认的“成瘾标志”都具备,比如早上起床后必抽,晚上临睡前必抽,吃饭后必抽,大便间必抽,想抽时发现没烟了则必如百爪挠心、什么也干不下去。同时,如果一天中遇有下列情况之一,则单位时间内的抽烟数可能成倍增长:长时间跟人说话(不管是正式的谈话还是闲聊)、看球赛直播、写东西、心情特别好或特别不好,等等。抽烟最多的是朋友聚会或外出应酬喝大酒,常见的情况是:出发之前随手装上一包开了还没抽完的,再特意装一包没开的整包,而酒刚喝到一半却发现桌上每个人的烟都已抽完,必须叫来服务员要烟,如果此吃饭之地不卖烟或烟太贵则必由一人专门出去找小铺买烟,没经验的只买回一盒,过不了一会儿还得去,有经验又比较仗义的则会给每人带回来一盒。大致来说,一顿大酒下来可能会抽掉平时一到两天的烟量,甚至更多。这里补充一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三到五年吧),我差不多每天都有大酒,有时候中午一顿、晚上一顿。

以上就是关于我抽烟的大概情况,下面来说关于我戒烟的情况。

跟很多抽烟的人一样,我也是刚学会抽就曾下决心戒,也真煞有介事地戒过几次,不过都是十天半个月就又抽上了,每次复吸都比以前更凶。大约二十岁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戒到了半年不抽,但那次复吸之后就不再在这件事上费心思折磨自己了,因为那会儿已经二十岁,觉得自己该想开了。抽就抽呗,不抽又能怎么着啊?这一“想开”,就是二十年。

再次产生戒烟的念头是女儿出生时。说来惭愧,老婆怀孕期间都没这念头,更不用说像很多人一样从准备要孩子起就先宣告戒烟。女儿出生确实好像在一夜间就改变了我过去的很多想法,包括想到了戒烟。但只是想到,并没有付诸行动,也是那时候工作太忙,应酬太多,根本不可能戒。很多不抽烟的人可能体会不到,戒烟难只有少部分原因是生理方面的,更多、更难以摆脱的确实是社交环境方面的。对于很多想戒烟的人来说,没有烟的独处并不是不能忍受,关键是没有烟的社交实在无法进行,而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又离不开那些社交。

不过这也恰好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戒烟并不难,毕竟跟毒品不一样,很少有人真的是因为生理原因而无法戒除。更多的只是心理依赖,包括环境影响,说到底考验的还是个人的意志力。

女儿三岁的时候,我的工作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说是比较大的挫折也可以,但一个积极的变化是无聊的应酬锐减,朋友、同事间很多其实没有任何意义的饭局和聚会也都能轻易推掉了。环境影响小了(不过当时心情很坏),但心理依赖还在,我不相信抽了二十多年还能戒烟,也不相信还有戒烟的必要。不过女儿很快纠正了后一条“不相信”,已经上了幼儿园的她时常在我抽烟的时候过来向我指出“爸爸抽烟不对”。身为父亲,为了女儿的健康、也为了自己在女儿心目中的形象,当然有戒烟的必要。

不过我还是为前一条“不相信”又拖了两年,直到一年前。可能是之前那一段时间抽烟太多,连着十几天,我每天半夜都会咳醒,白天也总觉得嗓子发痒。但这种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多次,并不算什么特别的引发事件,我开始只是想在一段时间里先少抽些。全国哀悼日的第二天,跟两个多年不见的朋友一起喝了一整天酒,每人都抽了不下两包烟(席间出现两次烟没了出去买的节目)。当天晚上,我在半醉之间突然就决定:从第二天开始不抽了。

并没有抱定戒烟的目标,也并没有像惯常那样先在朋友中制造舆论,老婆是在好多天以后聊天时才无意中发觉我一直没抽烟的,我也是在很多天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很多天没抽了!这才开始想到把这个时间延续下去,十天,二十天,一个月,两个月,就这么戒了一年多,一口都没再抽过。

最初的半个月里咳嗽加剧,每天早上会大大吐上好几口黑痰,后来身体的反应就归于平静,整个过程里我始终没有过难以忍受或那种跟欲望抗争的感觉。也就是说:一点儿也不难!

我也不知道应该归功于什么:责任心、意志力、身体的反应、环境的变化……可能都有吧。或者是我用二十多年把命里该抽的烟都已经抽完了。反正现在我闻到烟味会觉得呛,在公共场合看到有人抽烟会觉得不妥,看到那些脸色焦黄、嘴里烟油子味一喷老远的“老烟枪”会不自觉地为自己庆幸。

另外,这件事让我老婆很骄傲,女儿很开心。

  评论这张
 
阅读(44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