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德的博客

 
 
 

日志

 
 

水浒还原系列(一)乱自上作 何怨高俅  

2009-05-06 21:1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浒传》是一部传世名著,历来都被认为对北宋末年的社会生活有着全面、生动的展示,甚至可以作为研究当时社会的一个标本。但作为小说,自然也会有很多与史实不相吻合之处。为此较真当然大可不必,而如果我们参看史料,并结合我们在生活中的常识去还原书中的人物和情节,倒是件妙趣横生的事。

 

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梁山好汉的故事是从高俅说起的,这里面的意思是国家出了奸臣,所以才有人造反,这就叫“乱自上作”。这是个很好的立意,只是还不够彻底,把大宋国之乱都赖到高太尉头上也很不公平。“乱自上作”必须从皇帝算起,皇帝不胡来,奸臣根本没机会害人,所以梁山的故事其实是由端王所起。端王本来是皇帝的弟弟,但哥哥突然死了,他自己当上了皇帝,从端王变成了徽宗,打那儿起一切都开始不对劲儿。

宋徽宗是一个很烂的皇帝,这早已为史家公认。不过《水浒传》里自始至终都说他“至圣至明”,只是“不期致被奸臣当道”——这个说法很扯——都让“奸臣当道”了怎么还好意思说“至圣至明”!就是这样一种严重自相矛盾的定位,导致了梁山故事的大背景整个来看相当拧巴:一边不断证明着是“乱自上作”,一边又紧着说不赖皇帝,一百多个兄弟好容易都造反上山了却又马上忙着招安向皇帝尽忠,让好几百年来看《水浒传》的人都一起替梁山好汉们憋屈。

有人就说梁山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革命不彻底,最后才以失败告终。这个说法也有点儿扯,北宋和南宋都是亡于外敌入侵,梁山革命再彻底也没机会成功。而且史料上有记载的那个“宋江”带领的只是一小伙流寇,也没占过哪个固定的山头,无论队伍规模还是作战记录都远不如《水浒传》里的描写,所以在梁山革命的彻底性这个问题上实在没必要认真。问题只在于古人讲故事不能一上来就说皇帝不好,那样故事就没法讲了——因为犯上!就算是骂以前的皇帝,后面的皇帝听着也不会太舒服,毕竟都是“真命天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另外还得防着讲故事的人含沙射影。

在《水浒传》里,梁山好汉的最大敌人是高俅,而他所干过的最主要坏事就是利用职权先后对王进和林冲这两个八十万禁军教头进行了迫害。其实他跟王进那件事性质上更接近于私人恩怨,虽属公报私仇但还没得逞王进就跑了,最多算是未遂。陷害林冲确实可恶,但毕竟只害了林冲一个人,绝大多数好汉造反跟高俅并没什么直接关系。后来他三次领兵征剿梁山是奉了旨的职务行为,梁山在战场上抓住他又放了,说明也没往心里去。从法度上来说,高俅在梁山耗费钱粮、损兵折将还被生擒上山,回京后却谎报军情才是真正的重罪,但皇帝知道实情后并没追究,等于宣告无罪。而他虽然隐瞒了梁山想招安的意向不奏,也并没影响到这件事的进程。最后毒死宋江等人确实是他煽风点火,但那时候梁山早已不成其为梁山了。所以总的来看,高俅实在不该算梁山最大的敌人。

《水浒传》有个特点是“朝真野假”,就是说凡写到朝廷里的大多确有其人,事情也基本有依据,而作为全篇开头的高俅发迹这一段故事则可能是与史实最接近的。根据史料记载,高俅当时确实是替主子去给端王送礼品,赶上端王正在自家花园里踢足球,上去露了一手,结果人生从此改变,一发不可收拾。想来踢街球出身的高俅球技一定很高超,某些方面可能比现在的C·罗或梅西那些人还强,因为大宋国的足球技术里还掺杂着很多花式毽子、高车踢碗这一类的技巧,总体观感更像吴桥杂技。而端王很可能属于球臭瘾大的那一类,所以一下子就迷上了高俅。后来端王当了皇帝把高俅提拔成了殿帅府太尉,也就是首都卫戍区总司令,可以指挥京师的几十万禁军。到这儿为止,高俅本人并没做错什么,爬的是太快了些,但也算是自强不息的结果——球能踢到那么好不下功夫练是不行的。当官是皇帝定的,人家就是球踢得好总不能算有罪呀!毛病出在端王身上。当然从好的方面来看,这件事至少可以说明端王这个人很够朋友,而且当了皇帝也没什么架子,碰上趣味相投的人相当放得开。

高俅当太尉那些年,大宋国西边有夏国的党项人、北边有辽国的契丹人和金国的女真人,所有这些邻国都对大宋国虎视眈眈,时不时就会犯边,因为他们的军队都很强悍。而大宋由于是太祖闹兵变立的国,为防止以后再有人这么干,早已用各种办法把军队变成了一群乌合之众,所以大宋历来不喜欢打仗,总是通过每年付给对方几十万两“岁币”这样的办法来避免战争。而这种办法并不保险,可以肯定对方总想再多要一些。

每年给邻国的钱实在不是小数,而给了又不保险,还要再养很多军队给自己壮胆,大宋国开支“耗于兵者常十八”——就是说80%的钱都花在军费上。这样做了以后虽然打仗还是输,但不打的时候却很可以造成一种军力强大的感觉,皇帝心里会舒服一些。另外,大宋国封的官实在太多,多到这些官都搞不清自己是干什么的,“居其官不知其职者十常八九”,就知道待遇都很高。像这样搞到了徽宗年间,大宋国日子已经越过越紧,国家都快撑不下去了。不过首都的繁华程度还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那时候能生活在大宋国的京师开封是令天下人无比向往的,开封的繁华在全世界都首屈一指。生活在这种灯红酒绿、满园春色的地方是不大容易忧国忧民的,所以高俅也和朝中其他大臣一样,根本不去考虑怎样解决国家的内忧外患。他们想向皇帝证明的只有两件事:一是自己很忠,二是别的大臣不忠。而皇帝太有个性,谈任何事情都最好趁着他高兴,于是大臣们整天最热衷的就是投皇帝所好、逗皇帝开心,只要皇帝开心了,他们既可以无忧无虑,又可以怀着各种目的跟皇帝进行交流。

说到跟皇帝趣味相投的人,高俅还真不算最得宠的。皇帝不仅爱踢足球,他的爱好非常广泛,比如说园艺。皇帝喜欢太湖奇石,就是现在很多公园都能看到的那种“假山”。当时这种石头只在江南才有,于是就有太监童贯、宰相蔡京以及地方官员朱勔等人大力推动,很快把从江南往京师运石头这件事搞成了一项叫作“花石纲”的浩大工程,这几个人因此深得皇帝宠信。不过这也是大宋开国以来最劳民伤财的一项工程,后来民怨太大,就导致了方腊起义。

徽宗还很喜欢研究道教,自封为道君皇帝。道教不但可以预测祸福,还讲究采阴补阳,这是一项必须有处女配合才能完成的工作,需要大量的处女,徽宗自然乐此不疲。他也因此非常迷恋道士,常常请他们在宫里宫外四处作法,弄得大宋国上上下下鬼气森森,连后来跟金人作战都曾由道士在阵前作法(结果当然是大败)。《水浒传》在梁山好汉里也安排了一位道士入云龙公孙胜,一百单八将中排第四位,属于核心领导层。这个人除了装神弄鬼没别的本事,很多人就认为这样写毫无道理,其实是有根据的,徽宗年间确实兴这个。

徽宗最有造诣的爱好是书画,他压根就是个画家,在这一领域确实是天才,留下了不少传世珍品,对后世的收藏市场有巨大贡献。天才最需要知音,于是,蔡京充分利用了自己在书法上的特长而在徽宗一朝前后四次出任宰相(比现在国家总理的权力还大)共计十七年之久,可见皇帝离开他不行。此人确是书法大师,只可惜为人过于阴邪无耻,把大宋国方方面面都弄得一团糟。

关于趣味还应该再交待一个有记载的史实:高俅也不是只会踢球,他在市井里混过,对首都的红灯区十分熟悉,后来就偷偷把皇帝带出大内去嫖娼。徽宗是搞艺术的,充满浪漫气质,自然就迷上了这项活动。虽贵为天子,后宫佳丽如云,却自此沉迷于微服出宫,穿街过巷辛辛苦苦地钻到妓女床上去睡觉,为此不但可以称病不朝,甚至还在外面跟其他嫖客争风吃醋。在这方面,古往今来还真没有哪个皇帝能跟他比。由此完全可以断定,这厮绝对不是个一般人!《水浒传》里提到过这件事,连李逵这样的粗人都觉得皇帝嫖娼太不像话,但别人倒都没说什么,包括写书的人。

综上所述,至少可以得出如下结论:一、皇帝的爱好太多了,很可能出现一种情况——大家都投其所好。二、投皇帝所好的人都得势了,很可能会出现另一种情况——“乱自上作”。其实《水浒传》里写高俅发迹的故事就是想表达这样的意思,只是又不得已要护着皇帝说话,就显得很肉麻了。而梁山好汉既知道“乱自上作”又说了要“替天行道”,光骂高俅肯定不对头,明显对皇帝缺乏重视。

 

                                            发表于2009年3月16日  中国经营报(见报时有删改)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